重开:十月,假(x)期

题目缘由:一个假的国庆长假

码字环境:某个国庆长假的倒数第二天凌晨,因为白天考完SAT飞回魔都略微疲惫,因此和姐姐道完晚安之后突然想写点什么来让自己沉静和舒服下来... 所以就又重开了十月的这篇日志 -- 说来说去自己写了这么久的日志无非还是日常流水账罢了。

经历过五月的地狱级考场,这次的第n战还是被安放在了传说中的万人坑;考官们一同之前都无一不穿着荧光黄和荧光绿的监考服,说真的像极了某种特定的编制与体系... 排队的过程倒也不煎熬,因为带了几篇阅读边看边排队,说是为了更快地进入阅读的环境;当然在就座后略显漫长的等待也让我有些心烦。

说紧张算不上,但是多多少少是重要的考试,是用心准备过的,反而越临近考试越心虚。在去HK的一路上遇到了不少熟面孔,有一个同学说了一句我无法忘记的话 -- 我觉得就语法和数学做做好吧;阅读么就这样了。我考前拿这句话来奢侈地麻痹自己 -- 要做好接受一切难度的准备并且考好后两者就这可以稳住。明明这段时间以来力气都花在阅读上了,最后还是得妥协。

考试前一晚循环了一遍魔法使之夜的ost,顺便听了一篇约翰穆勒的论自由节选的赏析和解释,深深感受到自己对这类文章的理解不管是宏观还是细节上的描述都存在着一定的偏差... 其实我也好奇,个体的独立与个性的发扬真的能够将一个群体引向真理吗... 那些已经建立并且得到认可的真理如果存在着象征“真理”的主观观点,难道任凭个体独立发展得出的真理就不存在“主观”吗。有时候这些SAT History篇目中拗口而古老(archaic)的表达方式还和TOK挺像的。

机场看到了两个夏校的小伙伴,深中的Raiden是他先看到我的,而Angie还是走得这么快以至于我都差点叫不住她,正好三个人碰面也算是缘分了,一想到大家在朋友圈还保有着一定的联系,毕竟是一起学习生活3周的同伴,在SAT考完后见面的感觉其实不赖  --  这大概加强了我对于今后朋友圈子的一个正面看法,就算是短暂认识的人,也会有持续见面的缘分,大家的路也会交汇。

关于我的这位,还是姑且叫姐姐,也是如愿地见到并且巧合地在同一个航班回了魔都。啊其实10分钟也好的,和你一起生活。有些后悔飞机上玩了好久的弹幕游戏(还玩得很辣鸡不能和姐姐玩东方比),结果被四排后面的姐姐母亲看到了告诉了他(x),真是糟糕,瑞秋桑的黑历史上又要添上轻描淡写(...)的一笔了~

魔都凉快的天气真的很适合披着某件被我称为“外壳”的校服外套。虽然是过道的位子但偷偷瞟向飞机的窗外感觉夜景很美。

因为是在练习长段段落的写作(而不是之前碎片化的一句句话单独作为一个段落),最近的日志可能都质量很低。

一想到现在也不早了,明天的任务不少且腿酸还没彻底恢复,我就此搁笔吧。

评论

© Rach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