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个暑假,我做了一个三周的梦

回到上海整整哭唧唧了两天(现在想来三周在费城实在太美好了,虽然过程很累也没怎么浪但是最后的结果真的太好了,最后毕业抱住RTA真的超想哭,在学校偶遇同学访校之类的小事情现在想来都感觉很意外很开心,最后几天也有坏消息,一看到chester自杀我md真课都不想上了,好在同在penn的bro的鼓励) 

感觉留下了超多后遗症,现在还想念教授和几位RTA,想念死那条天天从宿舍走到工院的路。

就很想念你们,非常乐观非常有精力的室友,和我聊冻馒到深夜的德州女孩,啊,还有陪我在six flags玩了四个过山车的syw,同一组里会玩midi控制器的DJ伙伴还有弹琴唱歌很6的游戏宅,以及和某人生赢家互相放了无数次鸽子最后只成功约了一顿,虽然马上就会见面,但是在魔都机场说回见的时候还是感觉,啊,结束了啊。

现在我的时差还没倒回来,为了满足自己的物欲,放纵自己吃冰激凌,以及买了很想要的本子封套,毕竟在费城都没怎么花钱。 

不管怎样,也要前进不是吗,今天怎么突然写了这么多。大概是因为一直以来,自己的世界都很简单,突然,这三周里,一下子认识了那么多优秀有趣的人,然后,一下子大家2017暑假在penn的故事就曲终人散了。

所以这样我这篇有史以来写得最差的日志也算是写完了,接下来的时间里,大家一定要一起加油一起拼啊啊啊啊啊,如果这样,那么我们的未来一定会交汇的。一定会的。

评论

© Rachel | Powered by LOFTER